收藏【一哥小说www.1gxs.com】,赘婿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出凝霜宫的时候,简小竹看到头顶的蓝天白云,只觉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令人感到神清气爽。

    阳光下,宫殿建筑的琉璃瓦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秋末的季节,路边大树的叶子被染上了一层金黄。秋风起,脚下的石板路上落叶遍地。简小竹踩在叶子上,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

    很快就要离开这个皇宫了,没想到白凝霜这么爽快地就准许她回家,这让简小竹还捏了捏自己的脸,来确定她不是在做梦。

    “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身后,祝延的声音让简小竹的身体一顿。然后她回头,尴尬地冲祝延笑了笑:“回家见父母了,哪有不开心的。”

    但听到简小竹的话,祝延却神色怅然地走上了马车。简小竹看着他的背影,叹一口气,也随之上了马车。

    本来简小竹是想托人给家里送个消息,让张天德派人到宫门外接自己回家。但是祝延在凝霜宫得知简小竹要回家的时候,表示可以顺路送她一程。白凝霜便在简小竹离开前嘱咐她:“记得安排你的堂姐和阿延见上一面。”

    于是简小竹只感到压力又多了一重,然而这些重担却无法冲淡她要回家的愉悦。虽然张府严格意义上并不算是她的家,可是只要能离开皇宫,简小竹便觉阳光无限好。

    路上,简小竹忽视着了马车里的低气压,扒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色。只见马车驶出了宫门后,天空也变得更加明亮。宫门外的道路宽阔,一直延伸到看不见尽头的前方。绚烂的阳光铺洒在青石路上,和道路两旁的枫树叶子连成了一片耀眼的金黄。

    简小竹看着宫外的美景,不禁感慨万分:“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只听到旁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声,简小竹回头,便见祝延的眼里带着几分惊讶:“倒是好诗,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可以写出这样的诗句。”

    简小竹尴尬地在心里想:“这诗可不是我能写出来的,估计下辈子都写不出来。”

    便是在这个时候,简小竹只听到有人叫了一声“芸竹”。她抬眼,便看到在马车外,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正策马而立,那双漆黑的眼眸看着她,浅笑着问道:“芸竹,你这是要去哪里?”

    简小竹没想到会在宫外遇见慕容奕,于是答道:“贵妃娘娘准我回家探亲了!”

    慕容奕听到简小竹的话跃下马,走到马车前说:“你要回家了,你二哥知道吗?”

    简小竹摇头:“我还没通知他。不过祝公子他愿意送我一程。”

    “祝公子?”慕容奕往马车里看了一眼,便看到坐在简小竹旁边的祝延正看着他,打招呼道:“见过宁王。”

    “原来是祝公子啊!”慕容奕笑眯眯地回望祝延,说到:“赏月大会之后就没再见过你了,最近可还好?”

    祝延点头:“我很好,多谢宁王关心。”

    两人虚情假意地寒暄了一阵,然后慕容奕对祝延笑道:“我记得,祝公子的府邸好像和张府并不顺路。如果祝公子觉得不便,我可以骑马载张姑娘一程。”

    但祝延却微微一笑:“我这边没有什么不便,就不劳宁王您费心了。”

    慕容奕一顿,然后点头笑着说:“就有劳祝公子了。”

    简小竹松一口气,毕竟比起慕容奕的坐骑,她还是觉得坐马车比较舒服。

    不过在离开前,慕容奕还是对简小竹说:“这几日我会去张府看你的。”

    说完,便驾马离开。简小竹注意到,慕容奕去的方向是宫廷所在的方向。

    马车继续行驶,简小竹看到,祝延的脸也在瞬间冷了下来,整个人看起来阴气森森,和方才跟慕容奕说话时表现出的乖巧样子完全不同。

    “你和宁王很熟吗?”

    简小竹摇头:“我二哥和他比较熟。”

    “你的二哥是张校尉吧。”

    简小竹惊讶:“你知道我的二哥?”

    祝延点头:“张校尉年纪轻轻就立了许多军功,我当然听说过他的名字。而且他和宁王总是一同出现在各个场合,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亲密无间。”

    简小竹吓到:“宁王和我哥该不会是断袖吧?”

    祝延嘴角微微抽搐:“应该……不会。”

    “对了,我什么时候安排你和我堂姐见上一面……”

    然而话未说完,却见祝延的眼神变得阴冷:“不见!”

    简小竹:“可是你不见我没法儿跟贵妃娘娘交代啊!”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却突然来了个急刹车,这让简小竹一个不稳,整个人如同八爪鱼一般栽倒在祝延的身上。

    待马车挺稳,简小竹爬起来的时候,便看到祝延的右手捂着半边脸,正龇牙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看着她。简小竹赶紧低头:“对不起!”

    祝延冷声:“说对不起有用吗?”

    说话的同时,祝延把手拿下来。简小竹看到,祝延那张精致且完美无瑕的脸上,此时此刻却有了一点儿瑕疵。只见他颌骨处出现了一道很小的口子,隐隐往外渗出了血。简小竹反应过来,应该是方才被她头上的簪子给不小心划到的。

    简小竹心想这劣质的簪子坑死人。嘴里赶紧道歉:“真的对不起!等会儿到我家了,我给你上点儿药,保证不留疤。”

    但祝延却没有搭理她,而是问驾车的马夫:“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马夫回答:“一个孩子突然闯了过来,我就赶紧停下马车了。”

    祝延问:“那孩子没事儿吧?”

    车夫:“好像……有事儿……”

    与此同时,一个少年的哭声从马车外传了过来。简小竹拉开窗帘,便看到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壮汉,正拉扯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约摸十来岁的瘦弱少年,大声骂到:“你这个小偷,竟然敢偷我的包子,我要把你送到官府。”

    少年使劲地推着壮汉的手,想要挣脱,却丝毫无法撼动对方。无奈只能哭喊着:“大叔,我知道错了。我把包子还给您,求您饶了我吧。”

    “饶了你?想得美!”壮汉直接给了少年一巴掌:“饶了你,我的包子也被你这个小坏种给弄脏了。”

    少年不再挣扎,而是跪了下来:“大叔,我真的知道错了……”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 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下 三国之乱世由我改写 东君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冷面国师倒贴我 韩娱重生之月光 重生后校霸奥冠反派都宠我 九岁的我制霸了大唐 昭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