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一哥小说www.1gxs.com】,赘婿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树枝上悄悄冒出了新芽,冬眠的动物已经醒来,奔跑在大地之上。

    在这个春意盎然的季节里,张府里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就在两个月前,张善庆带着厚重的聘礼去柳初寒的家里提了亲。两家一拍即合,决定早日把婚礼办了。于是,婚礼便被订在了春暖花开的这个季节里。

    两个月的时间里,简小竹除了去慕容奕的府上吃了一次山珍海味,便在家里闭门不出,研究怎样制作有毒的暗器。

    这段时间里,简小竹都没有再听到与祝延的有关消息。倒是慕容奕因为抱病从搜寻刺客的任务里解脱出来,于是刺客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只有简小竹和张善庆知道,慕容奕的病不是真的,而是装的。

    所以在临近张善庆的大婚日子,慕容奕便大病初愈,没事就往张府跑,调侃调侃张善庆,顺便来吃简小竹新做出的菜肴点心。

    只是,在张善庆大婚的前三天,一个已经几乎被所有人淡忘的人回到了张府。

    这个人,就是简小竹的六弟,张善霖。

    简小竹记得,她听张府里的人说起过,张善霖的娘,也就是张府的五夫人,在七年前的火灾里去世了。那次火灾后,张芸竹傻了,而张善霖则被送出了张府,后一直下落不明。

    而现在,这个一直杳无音信的人就站在张府的会客大厅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屋子的人,说:“我这次回来,不仅是要参加二哥的婚礼。我以后,都会住在家里了。”

    说罢,张善霖突然看向了站在张善庆身后的简小竹,走过去,对她说:“三姐,好久不见了。”

    简小竹被问得一懵,然后点头:“是啊,好久不见。”

    只是在心里,简小竹却汗颜不止。

    简小竹记得,彩绣有对她讲过,她在火灾发生前,一直和张善霖的关系很好。张善霖比张芸竹小上两岁,两人的年龄相隔不多,所以小时候非常亲密无间。

    而现在,简小竹十七岁,张善霖也有十五岁了。甚至,张善霖的个头比简小竹还要高一些。简小竹看着眼前这个俊秀挺拔的少年,在心里想:不像,这人和张天德的其他儿子都不太像。

    不过,传说中,五夫人云娘是一个绝顶的美人,所以张善霖或许是继承了他娘优秀的基因。

    于是简小竹在心里松一口气,不用担心张天德或许会喜当爹了。

    而张善霖并不知道简小竹此时的心里脑补出了很多念头,对她说:“三姐,我能住你隔壁的屋子吗?”

    “啊?”简小竹被张善霖的话问得一惊,不过她想起,她所住的那个小院子里的确有一个空屋子。于是她对张善霖点了点头:“行,我让彩绣帮你收拾一下。”

    但四夫人却在这个时候说:“芸竹,这样恐怕有些不妥吧。你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能让男子住到你的院落里呢?”

    张善庆却道:“四娘,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有什么好避嫌的啊,你想太多了吧。”

    四夫人见张善庆如此之说,也不好再多说。于是短暂的家庭聚会过后,简小竹便带着张善霖去她隔壁的屋子。

    到了简小竹所居住的小院子里,张善霖突然问到:“三姐,这些年,都是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简小竹摇头:“这里还有彩绣在,一直都是她照顾我。”

    张善霖看着院子里那棵刚冒出新芽的枫树,若有所思地说:“我记得,彩绣她是在七年前,被我娘收养女孩。”

    简小竹在张府有听别人提起过,彩绣是在那场火灾发生不久前,被五夫人带回收养的女孩。据说,五夫人在路边看到了被父母遗弃无家可归的彩绣,见她可怜,便把她带回了张府。

    “我记得小时候,你见彩绣可怜,总是会偷偷把二哥给你买的东西分给她。就像是小时候,每当我被五姐欺负的时候,都是你在出头帮我。”

    听着张善霖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情,简小竹只能低头沉默不语。毕竟这是真正的张芸竹的过去,而不是她的过去。万一说错什么话,就露馅了。

    只是,注意到简小竹一直不说话,于是张善霖问她:“三姐,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简小竹回过神,说:“我……我在火灾后傻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前的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张善霖:“也包括火灾前的那些记忆吗?”

    简小竹心虚地点头:“是啊,都记不清了。”

    “不对。”张善霖一边摇头,一边看着简小竹:“你不是记不清。我想,你不是三姐,对吗?”

    张善霖的话让简小竹一瞬间仿佛遇到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那样呆愣在原地,她惊讶地看着张善霖,只觉得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在瞬间凝固了般地那样,半天都张不开口。

    而看到简小竹的表情,张善霖问:“三姐,不对,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不是三姐,对吗?”

    虽然不知道张善霖是怎么发现自己不是真正的张芸竹的,但是简小竹还是笑着说:“六……六弟,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是三姐还能是谁啊?”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能感觉出来,你不再是三姐了。”张善霖叹一口气:“我想知道,三姐她究竟去了哪里?”

    简小竹心里想着我也不知道真正的张芸竹去哪里了啊,但嘴上,简小竹还是说:“六弟,你可能多想了吧。我只是在火灾后失去了记忆,但这不代表我不是你三姐啊。你看,火灾时留在我胳膊上的伤痕还在呢。”

    简小竹撩起袖子,在她的手肘处,有一处明显的烧伤。彩绣说,那是火灾的时候留下的。

    看着简小竹胳膊上的伤口,张善霖先是愣神了片刻,然后冷冷地说:“就算是我多想了吧。”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屋子里。

    直到晚饭前,张善霖都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简小竹叫他出来吃饭的时候,张善霖却在屋里冷冷地说,让她把饭菜放在门边就好,他自己会出门来拿。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下 三国之乱世由我改写 东君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冷面国师倒贴我 韩娱重生之月光 重生后校霸奥冠反派都宠我 九岁的我制霸了大唐 昭周 厉少的超A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