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一哥小说www.1gxs.com】,赘婿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是说,整个船坞港口,都在这位邹大人的庇护之下,而这里只收容无权无势生无所依的普通人?”

    林北辰好奇地确认。

    夜天凌态度一般,反问道:“你们不是已经走过了整个船坞港口吗?难道没有看出来?”

    呃……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

    从船坞港口的最高处,一路顺着道桥和台阶走下来,一路见到的都是衣衫褴褛的普通人,以老人、儿童和女子居多,只有少量的青壮年,实力也不算高。

    若说最正常的,反而是看守石墙和石门的夜天凌这数百人,都是武者,实力大部分在宗师境界,14级领主境界的夜天凌反而是目前可以看不到的实力最强者。

    在割据混乱的世界,占据一方的雄主,往往都是拼命地收纳强有力的手下,招揽各种人才,只有有价值的人才会得到庇护。

    像是邹天运这样,占据了船坞港口这个绝佳宝地,却只收纳普通弱者的大人物,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奇葩。

    林北辰与秦主祭对视一眼。

    都看懂了彼此的想法。

    这个邹天运必定是一个实力超绝的强者,所以才根本不在乎手底下到底有没有人,很自信只需要他一个人,就可以镇住一切外敌。

    此人不是大奸,便是大善。

    “只是庇护,并未提出其他要求吗?”

    秦主祭问道。

    夜天凌道:“邹大人喜欢有美貌的女子,陪他玩游戏。”

    嗯?

    林北辰心中一动。

    多人运动?

    好一个SP。

    夜天凌瞪了他一眼,道:“只是晚一些猜字谜、丢沙包、跳绳等简单正常的游戏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北辰撇撇嘴。

    我什么也没有想啊。

    不过,被夜天凌这么一说,邹天运在林北辰的心中,骤然变得亲切和接地气了起来。

    突然很想和他做朋友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那些外来者,做出这样天怒人怨的事情,杀害星路议员,毁灭了整个‘北落师门’界星,难道紫微星区的人族议会,就不闻不问吗?”

    秦主祭又问道。

    人族神圣帝皇建立的庞大帝国,阶层分明,每一级的帝国组织都井然有序,理论上可以应付任何突发状况,对付任何人为引起的灾难。

    而‘北落师门’界星又是天狼星路的北大门,是整个紫微星区的交通枢纽和贸易集散点,重要性不言而喻。被这样毁掉,上层议会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就算是天狼神朝崩坏,也不至于崩坏到这种程度吧。

    “一开始,是消息被封锁,再后来整个界星都已经毁掉了,失去了价值,自然没有人在意,更何况,动手的外来者,在紫微星区有着庞大的背景,身份地位崇高,所以各方都讳莫如深,不敢深究……”

    夜天凌愤恨地道。

    “这个外来者,到底是谁?”

    秦主祭追问。

    林北辰惊讶地看了大大老婆一眼。

    熟悉秦主祭的人都知道,她这么问,绝非是顺口为之无的放矢,而是准备要做点儿什么了。

    “说了也没有用。”

    夜天凌摇摇头。

    对方的势力庞大的令人窒息,就连王霸胆这样的大人物,都被轻松按死,说毁灭一个星球,就直接毁灭毫不在意,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是二级议长林心诚。”

    一边的羞涩年轻人谢婷玉突然抬头,咬牙切齿地道:“我们每一个‘北落师门’还活着的人,都知道罪魁祸首就是他。”

    他的父母,还有姐姐妹妹,都是死于这场灾难,心中恨死了这场动.乱的掀动者。

    林北辰心中一动。

    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哦,对。

    银尘星路三大军事集团中,‘风龙军部’的靠山,好像是就是这位叫做林心诚的二级议长。

    “确定吗?”

    秦主祭看向谢婷玉。

    羞涩年轻人这一次没有躲避秦主祭的目光,眼中含着泪,双拳紧握,咬牙切齿地道:“是他,绝对是他,大家都知道……当初,那些侩子手和屠夫们,在‘北落师门’界星上嚣张跋扈,无所顾忌,根本就不曾遮掩他们的来历和背景……”

    “真的是他。”

    “就是那个家伙。”

    “二级议长啊,滔天大人物,我们这些蝼蚁虫子一样的普通人,怎么敢随便攀扯诬陷他?”

    “就是这个恶魔,派遣的军队杀了王霸胆大人全族,又运送了一头‘吞星者’,毁灭证据,也毁灭了我们的家园!”

    周围的粗糙脏汉子们,情绪被引燃了,一个个义愤填膺地低吼着。

    仿佛只要说出来,就可以宣泄一些心中的仇恨和绝望。

    黑暗中,秦主祭的表情严肃而又认真。

    她与周围的汉子们对视,用无比肯定的语气,一字一句地道:“你们放心,总有一天,这个罪魁祸首,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此时,夜天凌等人还不知道,这句近乎于承诺的话,有怎样的份量。

    谢婷玉低下了头,低声啜泣。

    夜天凌苦笑着长长叹气,道:“希望如此吧……对了,两位是来自于银尘星路,可曾听说过‘剑仙军部’的事迹?”

    林北辰猛然就坐了起来。

    你要说这个,那我可就不困了啊。

    “听说过,也见过。”

    他道。

    篝火明暗不定的火光照耀之下,夜天凌的眼睛里,闪烁出一丝期冀的光芒,。

    他迫不及待地问道:“听闻‘剑仙军部’与那些腐朽残暴的军部不一样,他们抗争残暴,斩杀恶徒,对抗兽人,是星河之间难得的正义之师,他们统治下的界星,普通人也可以活的很有尊严,是真的吗?”

    他用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林北辰,眼里像是燃烧着希望的光芒。

    谢婷玉等其他的汉子们,此时也都眼巴巴地看着林北辰。

    他们的神情,就好像是快要被洪水淹没脖子的人溺水之人,明知道希望不大,但却依旧在用最后的力气等待漂浮在远处的一根木棍来拯救自己一样。

    林北辰原本还想要谦虚一两句,说什么剑仙军部不过如此,剑仙林北辰也只是小有薄名之类的……

    但感受到这些人的目光中微弱火焰一般的期冀,他改变了主意。

    重重地点点头,林北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道:“不错,剑仙军部是真正的正义之师,他们以象征着光明和勇武的银色长剑为旗号,军中皆是我人族的骁勇将士,银色击剑图腾的风帆,所过之处,灾邪退散,公平正义之光照耀星河。”

    人群中响起一片欢呼声。

    汉子们的脏脸上,焕发出激动人心的光彩,好像是一下子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和意义。

    “剑仙军部的大帅林北辰,真的是星河级强者吗?”

    “我听说,疯帅王忠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而且,他还是剑仙林北辰大人的亲爹,是真的吗?”

    “张三刀,你他妈的蠢逼啊,疯帅王忠怎么可能是剑仙林大人的亲爹呢?姓都不一样,是义父,比亲爹还亲的那种义父。”

    “这位公子,‘剑仙军部’会向天狼星路进军吗?他们……会不会来解救我们?”

    气氛活跃了起来。

    糙汉子们恢复了说笑。

    林北辰听着这样的议论,心里忍不住在骂娘。

    是谁传出来的这种消息?

    王忠这个狗东西,外宣竟然搞成这样,又偷偷摸摸地占我便宜。

    “也许会来吧。”

    林北辰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剑仙军部可以在银尘星路称雄,但若说进军天狼星路,实力还不太够。

    最大的依仗是【UU跑腿】。

    但就算是自己不计较钱财的得失,最多一次也只能够下单邀请两位星河级强者,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太长,难以完全碾压天狼星路上的所有势力。

    而且,‘跑腿费’是真的贵到吐血啊。

    听到林北辰的回答,夜天凌等人依旧很兴奋。

    所谓希望,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东西。

    哪怕它的存在虚无缥缈,但只要你能够遥远地看到它,哪怕它的存在只是理论上的一种可能,它都可以带给你无尽的动力。

    秦主祭没有再追问。

    她似乎是在消化着刚才获取的各种信息,在内心里整理整合。

    林北辰永远都不会小看秦主祭。

    因为这是一个身为凡人却能屠神的奇女子,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曾经创造过无法想象的巨大奇迹。

    进入洪荒世界之后,秦主祭似乎显得很低调,但林北辰可以感觉得出来,她正在以一种别人难以察觉的恐怖速度,了解和观察着这个世界,在无声无息地做着准备和积淀,也许就在某一个瞬间,突然道法大成,一鸣惊人。

    默默发育,然后突然惊艳世人。

    说的就是她。

    突然——

    当当当当。

    刺耳的金属敲击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石桥上传来了急促警示的敲钟声。

    “魔兽,远处有大量魔兽靠近了……”

    “是【黑腐泥蜥】,天啊,数量太多了,有数千只……快警戒,弓箭手快就位啊啊啊啊。”

    “夜大哥,情况不对啊。”

    石墙上的守卫们,打出惊呼,各段各处的都传来了当当当当的金属敲击声,急促刺耳。

    夜天凌面色一变,猛地跳了起来,道:“大家快自取那些装备,登墙准备作战……快。”

    众人第一时间,将林北辰赠送的那些装备都拿穿戴上,嗖嗖嗖嗖直接冲上了城墙……

    石墙之下。

    无数宛如蜥蜴般的爬行黑影,速度极

    快,正在千米之外疯狂地突进,张嘴发出尖锐的嘶鸣声,白色如刀刃一般的牙齿在夜色中闪烁着死神狞笑般的光泽。

    这些怪物,宛如大片黑色的潮水朝着石墙涌来……

    画面足以谋杀密集恐惧症患者。

    夜天凌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由得面色狂变。

    【黑腐泥蜥】已经是周遭魔兽中很难对付的一种,皮糙肉厚,极难杀死,眼下又出现了这么多……

    石墙守不住了。

    这个念头在夜天凌的脑海之中冒出来,让他浑身颤栗。

    一旦被这些血腥的【黑腐泥蜥】冲进船坞港口,栖居躲藏在各处道桥和坞口之中的老弱妇孺幼.童少年们,瞬间就会成为它们的食物,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夜天凌握紧了手中的炼金长剑,咬牙道:“兄弟们,我们已经退无可退,报答邹天运大人的时候到了,身后就是我们的亲朋家人,就算是死也不能退 ,随我一起,死战石墙,不要让一只【黑腐泥蜥】冲进船坞港口……”

    一群汉子们眼神悲壮,发出怒吼声,站在石墙上,看着下方宛如黑色死亡之潮一般扑来的怪物们,等待着最终之战的到来。

    “这玩意儿,叫做【黑腐泥蜥】?”

    一个略显轻佻的好奇声音,在石墙上响起。

    夜天凌扭头一看。

    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纨绔小白脸竟然也上了石墙,站在了自己的身边,正在用一种好奇而又轻慢的眼神,仔细观察下方的黑色死亡之潮。

    “你怎么上来了?”

    夜天凌一怔,旋即面色一沉,大声地道:“这里很危险,你快走吧……最好赶紧离开‘北落师门’界星。”

    “是啊,姐姐,你们快走。”

    谢婷玉也开口,劝说同样出现在石墙上的秦主祭。

    这个羞涩的少年,因为恐惧而身体微微颤抖,但却无比坚定在站在石墙上,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武器,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很害怕。

    但还是要战斗。

    因为他有不能退却的理由。

    秦主祭轻声道:“不用怕。”

    然后看向林北辰。

    林北辰缓缓地走到石墙边缘。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之下,他缓缓地转身,看向众人,背对墙外的黑暗,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美男子微笑,然后双手十指分叉,顺着脑门插入长发捋上去捋出一个大背头,再然后张开双臂,身体朝着墙外倾斜,朝着石墙下方自由落体一般坠落下去……

    惊呼声一片。

    “你疯了……”

    夜天凌大吃一惊,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只见林北辰在空中一个转体一百八十度加后空翻七百二十度,姿势优雅地落在了地面上。

    身法很优美。

    “嘶……”

    一声刺耳狠戾的嘶吼。

    一道黑色的蜥影,宛如利剑般从远处的黑潮中飙射出来,闪电般划破虚空,速度快到了几乎肉眼无法捕捉,瞬间跨越三百米的距离,朝着林北辰张牙舞爪地袭来。

    “15级的【黑腐泥蜥】首领。”

    夜天凌失声惊呼,道:“快,你不是丢手,快回来……”

    话音未落。

    “嗷呜呜……”

    狠戾的嘶吼变成了痛苦的哀嚎。

    只见那头【黑腐泥蜥】头领,突然被一只白皙纤美宛如玉石雕琢般的手掌,随意地捏住了脖颈,猛然静止。

    手的主人,当然是林北辰。

    怪物被他随意地抓在手中,疯狂挣扎,却没有丝毫的意义,既无法伤到林北辰,也无法挣脱。

    “好大的力气。”

    看到这一幕的夜天凌怔住。

    他没有想到,表面上看起来也就是低阶领主级修为的小白脸,力气竟然这么大,随手就掐住了一头【黑腐泥蜥】首领。

    石墙下。

    林北辰歪着脑袋,卖萌般地打量着这只怪物。

    看起来像是蜥蜴,但却没有角质鳞皮,浑身光滑犹如青黑色的鱼皮,带着一层薄薄的粘液,它的四肢强壮有力,爪子尖锐锋利,嘴如鳄鱼,口器中牙齿密密麻麻地排列好似是森白的匕首一般,黑色的舌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尖锐倒刺,是天生的武器,半米长的尾巴末端有一个流星锤般的骨瘤,甩动之间会造成巨大的破坏杀伤力……

    真是丑陋而又愚蠢的生物啊。

    林北辰厌弃地感慨着,随手往回一丢。

    咻。

    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这只【黑腐泥蜥】首领身不由己如同炮弹一样倒飞出去。重重地砸在数百米外的蜥群之中,跌跌撞撞瞬间不知道砸死了多少只同伴。

    但这并没有让【黑腐泥蜥】群畏惧,反而是激发了它们的凶性,越发疯狂地朝着石墙冲来。

    林北辰笑了起来。

    他简简单单地活动脖颈,十指交叉手臂外伸从容不迫地做了一个伸展运动。

    然后拔剑。

    擎剑在手。

    咻。

    身形破空,高速移动产生肉眼可见的气浪朝着身体两侧爆开。

    他一人一剑,如飞蛾扑火一般,闪电般地冲向二百米外潮涌而来的【黑腐泥蜥】群。

    下一瞬间。

    双方相遇。

    一人单剑的白衣美男,就被黑色的潮水淹没。

    “完了……”

    夜天凌忍不住闭上眼睛。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纨绔子弟,也就是领主级的修为而已,就算是力气大一点,又能大到什么程度?

    竟然蠢到在这样的危险时刻,因为身边女人的一个眼神,就去送死。

    然而也是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同伴们一片难以遏制的惊呼声。

    夜天凌一怔。

    旋即猛然睁开眼睛。

    然后就看到了令他终生难忘那个的一幕。

    城墙之下,五百米之外,寂寥的夜色之中,白衣美男一人一剑,在黑暗死亡之潮中,随手劈斩突刺,动作优雅至极,就如同闲庭信步一般,毫发无伤。

    而他所过之处,一头头凶悍暴戾的【黑腐泥蜥】,却脆弱的宛如农夫镰刀之下的稻杆一样,前仆后继纷纷倒下。

    凄厉的嘶吼声响彻夜空。

    夜天凌心脏狂跳。

    他难以置信地长大了嘴巴。

    可怕的战斗力。

    这个纨绔小白脸,竟然这么强?

    他施展的剑法,看起来极为普通,并无惊人特效,也不算是变化繁杂,只是信马由缰一般地随意出剑。

    但每次剑光闪过,便有数十头的【黑腐泥蜥】在半空中化作数截,倒飞出去……

    每一招每一式,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夜天凌甚至觉得自己也可以轻轻松松就复制这样的招式。

    但就是如此普通简单的招式,在那个俊美如妖的小白脸的手中,却有着不可思议的威力。

    以至于到了后来,画面更加惊悚。

    小白脸身边十米范围,成为了死神划定的绝地,便是一些体长达到了四五米的【黑腐泥蜥】头领,只要一进入这个范围,就会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化作一块块的残肢断臂,于血雨纷飞之中倒飞出去,瞬间死亡。

    城墙上的汉子们,完全看呆了。

    他们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在观战。

    而是在观看一场华丽的剑术表演。

    白衣如玉银剑如霜的年轻人,就站在那里,如磐石般不肯后退半步,一人一剑,奇迹般地将数千头的【黑腐泥蜥】彻底拦住。

    他的身影,宛如不可逾越的天堑。

    不管【黑腐泥蜥】组成的黑暗之潮如何汹涌澎湃地冲击,都难以跨越丝毫。

    最后,所有的【黑腐泥蜥】在惨叫嘶吼之声中,被尽数斩杀。

    画面从急骤的剧动,瞬间变为静止。

    空气中残留着战斗的气息。

    石墙之下的荒野中,以林北辰所站立之地为界,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画面。

    他的身前,是堆积如山的怪物尸体。

    他的身后,连柔弱的野草也都安然无恙没有被触碰到。

    船坞港口的石墙,根本没有被这场恐怖的魔兽突袭所波及。

    夜色中,白衣美男身形挺拔伟岸。

    他的身前是死亡。

    身后是宁静。

    【黑腐泥蜥】的嘶吼尖叫声,早就已经消失。

    凄冷的夜风吹拂。

    天地之间骤然的安静,让石墙上的夜天凌等人,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都不敢发出哪怕是一点点的声音,生怕将这美梦惊醒。

    “啊呜……”

    林北辰缓缓地伸了个懒腰,长剑化为微光消失在手中,无比遗憾地道:“就这?还没有尽兴,就杀光了……没意思。”

    夜天凌等人:“……”

    虽然这样的话很欠揍,但他们却无力反驳。

    人影一闪。

    林北辰很潇洒地回到了石墙之上。

    “怎么样?”

    他一脸得瑟地看向夜天凌等人,道:“哥们我刚才的身法剑式,帅不帅?”

    夜天凌等人:“……”

    帅是帅,但问题是你这么直接问出来,似乎一下子把你自己刚才营造出来的高人形象,给彻底击碎了啊。

    高人,会这么得瑟的吗?

    “哈哈,原来你们都已经被震惊的瞠目结舌了……”林北辰轻轻地拍了拍夜天凌的肩膀,道:“兄弟,别羡慕我,羡慕也没有用,因为我这种帅是天生的,你这辈子都学不来。”

    夜天凌等人:“……”

    虽然内心里非常感激这个小白脸,但是依然有一种想要打他脸的冲动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

    林北辰又笑嘻嘻地看向秦主祭。

    秦主祭微微点头,给予肯定。

    这本就是她为林北辰的‘至尊帝皇血脉’体质设计的理论战斗方向。

    以剑术为根基,凭借肉身强度无敌的特点,两相契合,采取近身战的方式,才可以真正爆发属于自身的出最强战斗力。

    在秦主祭的设计中,【破体无形剑气】以及其他种种‘战技’,都只是技巧类的牌,往往可以起到奇效,但却绝对不会永远都奏效。

    秦主祭也曾使用过UZI微。冲,知道一些真相,所以才会苦思冥想地为林北辰设计真正属于自身而不是借助于外物的修炼之路。

    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实际上,从进入洪荒之后的那场血脉资质测试之后,秦主祭就开始钻研各种典籍、功法、密录和传说,为林北辰设计最适合他的修炼之路。

    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位合格的‘老师‘。

    找对了方向。

    更加庆幸的是,她也是唯一一位可以让林北辰心甘情愿放弃使用外挂认真打磨自身的‘老师’。

    在来天狼星路的路上,两人在那间拥有一张可以睡下十个人的卧室里,已经激烈地切磋讨论了无数次。

    如今遇到【黑腐泥蜥】这种力量和数量都恰到好处的磨刀石,正好可以实战验证。

    而刚才林北辰的表现,再次证明了这个理论方向是对的。

    林北辰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听大大老婆的话,别让她受伤……

    嗯,就是这样。

    “对了,刚才的情况那么危险,你们有可能战死,那位邹天运大人,难道就真的不会出手帮忙吗?”

    林北辰转身看向夜天凌。

    后者此时对林北辰的态度,已经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邹大人白天和美少女们做游戏过于劳累了,所以晚上需要充足的休息,会睡得比较死……”

    夜天凌很委婉客气地解释道。

    我艹。

    林北辰对这个理由无言以对。

    他严重怀疑,邹天运白天调情然后晚上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羞羞的事情。

    一个疑似域主级的强者,晚上会睡死到不省人事的程度?

    有古怪。

    “那他就不担心,夜晚的时候,会有外敌攻进来屠戮,等他白天醒来,船坞港口受他庇护的数十万弱者都死光了?”

    林北辰不解地问道。

    夜天凌客客气气地回答道:“曾经有不止一个人这样做过,在黑夜中潜入港口船坞,杀了很多人,我们一度损失惨重,但他们却找不到邹大人身在何处,结果在白天降临之后,邹天运大人从沉睡之中醒来,展开了残酷冷血的报复,展现出近乎于无所不能的力量,将这些人全部都找出来,连同他们的亲朋好友和部下,全部都斩尽杀绝一个不剩,施予十倍报复……再到了后来,只要不是那些低智愚昧的野兽魔兽,但凡稍微具备智慧的生灵,不管是人族,魔族还是兽人,都不敢再做这种事情了,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弱者来说,只需要在夜晚的时候,依靠自己的力量,借助石墙和大门,抵挡住这些愚昧的野兽,不要让它们闯入,就可以在船坞港口中生存下去。”

    林北辰哑口无言。

    秦主祭若有所思。

    两人都对这个叫做‘邹天运’的奇葩,更加好奇了。

    石墙外,远处的黑暗中,又传来了一声声若有若无的魔兽嘶吼声。

    有一些宛如豺狗般身影的不知名低级魔兽,被【黑腐泥蜥】尸体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吸引,借助着夜色的掩护,冲到了战场中大快朵颐,用锋锐的牙齿撕扯着【黑腐泥蜥】的尸体狼吞虎咽。

    但很快,这些低级魔兽就肠穿肚烂哀嚎着死去。

    夜天凌看着石墙外那堆积如山的【黑腐泥蜥】的尸体,无比遗憾地道:“太可惜了,这些魔物身体中蕴含大量的速度,气味腥臭剧毒,否则的话,可以搬进来烤着吃……”

    那些低级魔兽,是被【黑腐泥蜥】的血肉给活生生地毒死的。

    “这种大规模的【黑腐泥蜥】袭击石墙,以前是不是没有发生过?”

    秦主祭突然开口问道。

    夜天凌点头,道:“【黑腐泥蜥】是11级魔兽,其中个别的头领可以达到14级,它们一般生活在地下的毒气沼泽中,不会出现在地面,像是这种数千头【黑腐泥蜥】同时出现进攻石墙,以前从未发生过。”

    秦主祭若有所思,没有再问什么。

    接下来的一夜时间,再没有发生其他的波折,夜天凌等人终于平安地熬过了这个夜晚。

    当太阳的光辉,出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汉子们如释重负,相互鼓励,清醒又可以多活一天。

    他们需要返回自己的住处休息。

    白天的石墙,无需守护。

    因为白天是邹天运大人的轮次了。

    夜天凌带着谢婷玉等十名汉子,准备进城采购。

    他们占据着船坞港口,是可以对外来的星舰进行收税,同时做一些提供‘补给’的生意,虽然随着‘北落师门’界星的慌败和混乱,导致入港的星舰减少,但多多少少还是可以有一些收入的。

    这也是为什么港口船坞其实是一个风水宝地。

    但这些收入,并不足以持续支撑数十万老弱妇孺的生存所需,这也是为什么船坞港口之内的普通人衣衫褴褛且永远都处于饥饿状态中。

    但好歹这里还存在着秩序。

    夜天凌一行十人,带着最近几日船坞港口累积的部分收入,进城去采购一些基本的生存物资,主要以粮食和清水为主,回来以后可以开粥棚,救济众人……

    “正好我们也要入城,不如结伴而行?”

    林北辰主动提出。

    “好。”

    夜天凌毫不犹豫地答应。

    昨夜见识了林北辰的手段,他对林北辰已经心悦诚服,有这样的高手在身边,这次的进城采购之行,也许会更加顺利一些。

    扎扎扎!

    石墙大门缓缓地打开。

    一行人鱼贯而出。

    船坞港口其实就在鸟洲市内,所以出门之后,正常步行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鸟洲市的西主干道。

    城市如昨日远眺时一样的荒凉破败。

    街道上黄沙覆盖。

    许多高楼大厦都已经人去楼空,处于半坍塌的状态,沙尘侵入到室内,一些残破的桌椅布满了灰尘,许多日常用品凌乱地洒落一地。

    白天的时候,大部分魔兽都处于潜伏状态,因此看不到它们出没。

    街道边随处可以看到一些被黄沙半掩埋的干尸,有人族的,也有其他种族的,还有魔兽的。

    以人族居多。

    有些地方,直接就是大片大片的人族亡者干尸,他们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修为一般,也没有什么地位,表情扭曲绝望地聚集在一起,丈夫抱着妻子,母亲抱着孩子,子女抱着年迈的父母……

    他们生前相互依靠,死后依旧紧紧地靠在一起……看上去,就好像是一片片人俑。

    也许是因为身躯已经彻底干枯,所以就连低级魔兽都没有啃噬他们的尸骨。

    这画面,看的林北辰头皮发麻。

    一些白色枯骨在风沙中翻滚。

    还有随处可见的白色的骷髅头,静静地躺在沙土中,两个眼眶黑洞洞地,有蛇虫爬进爬出,乍一看好似是死不瞑目,在控诉这个悲惨的世道一样。

    类似的场景,林北辰在地球的一些末世文学作品中看到过。

    比如电影《疯狂麦克斯》里展示的核战争后的世界,再比如动漫《北斗神拳》系列作品中呈现的末日世界……

    很难想象,一年之前,这里还曾是‘北落师门’界星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鸟洲市如今是昔日‘龙纹军部’大帅龙炫的地盘,人口不足昔日的百分之一,大多数都生活在市中心的核心区域,处于‘龙纹军部’的严密高压管控之下,普通人不允许随意走动和外出……”

    夜天凌一边带路,一边解释道:“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昔日鸟洲市的青鸟区,距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按照大帅龙炫颁布的法律,市内不允许御空飞行,所有人都只能步行……再有一炷香的时间,我们就可以看到生活区的入口了,接受了龙纹军士的检查,缴纳入城费,就可以进入集市中进行交易了。”

    一路上,秦主祭都在很仔细认真地观察着。

    林北辰打开百度地图。

    地图所示,周围破败的建筑中,其实也隐藏着一些能量波动不小的生命体,大概是蛰伏中的魔兽,以及一些来历不明的强者。

    好在并没有什么东西对夜天凌等人发出袭击。

    可见神秘奇葩邹天运大人的威慑力,在鸟洲市还是够用的。

    终于,夜天凌道:“到了。”

    前方,一千米外,有两栋百米高的大楼,倾斜倒落,撞击在一起,相互支撑,在宽阔破败的街道上组成了一道巨大的‘人’字形大门。

    门下,修建了三四十米高的碉楼和堡垒。

    有身穿暗红色甲胄的士兵们,守在门前,对一个个想要入城的人,进行检查和收费。

    此时,大门口已经排起了十几条百米长对。

    一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人,在排队进门。

    林北辰有些诧异。

    夜天凌解释道,并不是所有的鸟洲市人,都可以居住在‘龙纹军部’保护的生活区内,那些无权无势的贫苦贫民,支付不起生活区内的高额房价、房租,只能冒险生活在大门之外的荒废楼阁中……

    白天的时候,他们进入生活区打工,赚取食物和水,夜晚的时候就得在关门之前离开,否则会被重责严惩……

    生活,从未如此艰辛。

    -------------

    九千多字的大章,还好赶在十二点前写完了。

    近期安排的龙套有:王霸胆,苏小七,邹天运,夜天凌,谢婷玉、林心诚……之前报了龙套的读者大佬们,可以关注一下,都会出现的,不过因为涉及到剧情原因,所以没有办法完全按照大家的设定走,有些还有可能是死的很惨的反派,所以……不要打我┭┮﹏┭┮。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神奇宝贝之最强火箭队 从不灭神体开始神级选择 全球降临:不朽国度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封神:请尽情吩咐妲己 当医生面对怪物降世 历劫我是认真的 带着农场混异界 我在娘胎已无敌 遮天之苍天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