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一哥小说www.1gxs.com】,赘婿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远处盘膝而坐的落尘缓缓睁开双眼,只是略微扫过,似乎就已然将陈钰看透了一般,眼中流露出不屑神色。

    陈钰此时已走到姬煞葬身边,阴恻恻的附耳轻声说道:“安心下黄泉吧,你的林道友和乖徒儿很是不错,我会代为好好照顾的。”

    陈钰说罢,手中冷芒一闪,黑沼划出一道森幽寒光,径直扎入姬煞葬心口之处。

    这一刀要是扎实,还未达到开灵境修为的姬煞葬必会当场死亡。

    然而此刻姬煞葬眼中半点惊惶之色也无,而是露出一丝戏谑之色,他不紧不慢的探出一只手,看似速度不快,实则正巧大差不差的护在了自己心房之处。

    黑沼直接刺在了姬煞葬手掌之上,竟然连表皮都没有划破便再无寸进。

    陈钰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了无法置信的神情,整个人汗毛都倒竖起来。

    他顾不得其他,也没有半点时间思考,下意识猛然间用尽全力将黑沼向上一划,在姬煞葬手中带出了一连串的金铁摩擦之音。

    黑沼如同切割在了极其坚韧的硬物之上,全然就不似划在血肉之躯上。

    姬煞葬不动声色的一震,284条缠绕在他身上的无形灵力之线在刹那间尽数崩断开来,束缚之力在瞬息之间土崩瓦解。

    陈钰突然发出一声凄厉大叫,在灵力之线被挣断的同时他就遭到了强力反噬。

    此刻姬煞葬忽地激发灵力大声叫道:“陈钰,你想杀我灭口,真是好生卑鄙。”

    他的话语还未落下,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单掌发力,掌心之处有数道属性之力涌出,以迅雷之势一掌拍击在了陈钰丹田之处。

    在外人看来只是普通一击,但眼尖的落尘几乎是看出了这一掌的厉害和阴损之处。

    这一击蕴含着姬煞葬蓄势的数道属性之力,在瞬间尽数都打入了陈钰的身体之中,将他原本就不怎么强的防御系统全部破坏得支离破碎。

    “啊!”正被灵力反噬还未来得反应过来的陈钰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的被这一掌打得倒飞出去,丹田和周身窍穴全部在这一击下尽数被毁。

    他神情骇然无比,钻心的疼痛如潮水一般涌向全身四肢百窍,姬煞葬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彻彻底底将他的修为尽废。

    落尘美眸闪烁,不由的多看了姬煞葬几眼,心道此人身体的防御力高得离奇,恐怕就是寻常开灵境修士的炼体都比之不及。

    莫非他是一个纯粹力修?若不是纯粹力修,那么如何炼成这般可怖的防御之力,简直堪比防御型的半步法宝。

    不仅身体防御颇高,而且处事起来还很有手段。

    他想要直接碾压这个阳丹门的半步开灵修士绝然是十分容易的,但或许是因为不想跟阳丹门接下死仇,所以才故意引对方入套,全然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心机也是不俗。

    她嘴角浮出笑意,对接下来跟姬煞葬的切磋斗法有了几分期待。

    姬煞葬一脸愤慨之色,指着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的陈钰继续大骂道:“贼子,说好是寻常切磋的,你竟要杀我灭口,我们无怨无仇,你却安了这般歹毒之心,你实在是太卑鄙,太无耻了。”

    姬煞葬骂了一阵,似乎依旧余怒未消,但环顾一周后见围观众人中有不少青空城三大派修士,也不好当下继续发作,随即拱手抱拳说道:“列为道友,陈钰说要与在下切磋,本以为是公平斗法,点到为止。”

    他目中露出悲愤之色:“谁知他早已对我起了杀心,一面暗中使用半步法宝将我束缚,令我无法动弹。一面则用这把锋利无比的极品法器将要将我击杀于此。”

    说着姬煞葬拿起黑沼,眼中流露出后怕之意,说道:“这把攻击型极品法器以毒属性为主,这哪里是用来寻常切磋之物,分明是有必杀之意,铁了心想将我刺杀于此。”

    云剑楼一名铸境大圆满修士之前吃了陈钰的亏,现在巴不得痛打落水狗,立马站出来为姬煞葬说话:

    “我等看得都是真真切切,全是陈钰这个无耻之人不讲武德,以卑鄙的手段想要取道友性命。好在天道有轮回,恶人终有恶报,相信阳丹门也会征询一个公道,不至于毫无底线的护短。”

    “是啊!是啊!阳丹门若是因此选择护短,要迁怒于道友,那简直就是门派之耻,我云剑楼修士定然羞与其为伍。”

    荡剑山庄的修士一见好戏连台,也跟着起哄,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起来。

    青空城三派互相之间都不对付,此刻出现了这样好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就这样错失。

    “阳丹门平日里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就拿着陈钰来说吧,明面是人畜无害,实则心胸极其狭隘。”

    “记得前些年被压下去的那事不?当时陈钰看上一个十分美丽的凡人女子,结果人家心有所属,没有依他。然后怎么地,那女子连带她的一家人就这样在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了。”

    “我也听说了,只不过当时这件事很快就被压下去了,几乎是无迹可寻。”

    “还不是阳丹门帮他擦得屁股,人家可是大有前景的天才炼丹师,杀一些个凡人灭口又算得了什么,门派自然会避重就轻的替他出面摆平了事咯。”

    “我听闻陈钰的丑事可远远不止这些,前些年他炼丹所需消耗颇大,所以借了一个商人修士不少钱财,然后听说这商人修士催促他还钱之后没多久,整个人就凭空消失了,至今都渺无音讯,我想多半就是被他灭了口,不然哪有正在这节骨眼上,一个生意做得正好的大活人无故失踪的道理。”

    “人贱自然有天收啊,这些被陈钰害死的冤屈灵魂终于得到慰藉了。”

    听荡剑山庄和云剑楼修士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阳丹门的修士一个个都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这脸可真是丢大了,阳丹门平素一直算是青空城三大派中形象和风评最好的,这事一闹腾起来,评价估计得一落千丈。

    这无疑是另外两派乐于见到的局面,他们一定会添油加醋,大肆宣扬。

    之前阳丹门此地的主心骨无疑就是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状态的陈钰,此时这一种修士面面相觑,全然是没了主意。

    如今陈钰成了众矢之的,他们硬着头皮把他给抬了起来,阳丹门众修士一商议打算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不然被这么骂下去,他们谁没有个一些子见不得光的事情,到时候无论真的还是假的都会被这些口无遮拦的荡剑山庄和云剑楼修士给扒出来,到时候就不仅仅是骂陈钰一人了,在场的阳丹门修士大抵都得受辱,着实是落得个颜面无存。

    看着阳丹门修士们纷纷离去,其余两派修士俨然都是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模样。

    “跑啥啊!没脸见人了是不?”

    有些荡剑山庄和云剑楼的修士哈哈大笑起来,这些笑声尤为赤耳,令一些脸皮稍薄的阳丹门修士无地自容。

    裴华和杨锦云坐在不远处的一处台阶上观望,林无幽脸色也渐渐好了起来,有快要醒转的迹象。

    见姬煞葬颇为形象的表演,杨锦云会心一笑道:“师父有的时候还挺……有些小坏。”

    裴华哈哈大小道:“何止小坏,简直就是蔫吧坏。你看,你师父和肥遗鸟最聊得来,虽然是以吵架为主,但也算是臭味相投,这说明他们的性格比较相近。肥遗鸟一肚子坏水就不用说了吧,你师父啊!至少有它五成以上的火候。”

    杨锦云一嘟嘴,轻哼了一声道:“老裴你相不相信我把你说的都告诉师父去。”

    裴华忙道:“别啊!你要跟老姬说了,那肥遗鸟铁定也要知道,要是被他两合伙整起来,那我可就如同被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了。”

    杨锦云浅笑,双眼眯成一条缝,又看了看处于半昏迷阶段,轻声呓语的林无幽,又轻轻吐了一口气,说道:“能把林姐姐伤成这样的,肯定不是刚刚跟师父打的那个陈钰,八成是那位衣衫破了几处的绝美女子。”

    裴华点头说道:“这个女子定然不是普通的修士,那些云剑楼的修士对她都是又敬又畏的样子,而且从她的言语中可以看出,根本就没有将半步开灵的陈钰放在眼里。”

    姬煞葬顺理成章的将陈钰掉落的半步法宝座丹尧的极品法器黑沼收进了储物袋,分毫没有腼腆神色流露。

    云剑楼和荡剑山庄的修士之前叫嚷得正凶,此刻阳丹门的修士已经走得干干净净,这才逐渐安静下来。

    他们这才意识到这位青袍的年轻修士并不简单,之前被他击败的陈钰虽说战力并非出众,但好歹是实打实的半步开灵修士,而且在动用了半步法宝的前提下,竟然被他赤手空拳的击败了。

    尚且由不得他们多想,之前还在百余丈外盘膝而坐的落尘凌空一点,仅是须弥之间就已落在了擂台一侧,与姬煞葬距离不足数丈。

    两人四目相接,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流露的战意。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从道法古卷开始 拜个大仙做师父 修真狂少 三千缘劫 修仙从锻造开始 重生盘古之开局灭杀诸系统 洪荒之请祖宗为巫族做主 仙帝归来 神仙红包群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